滚动新闻:
东方网>>新民关注>>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80后为生活琐事就分手 :只为请月嫂"半年夫妻"散伙

2009年7月10日 13:53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丁烨 实习生 朱莹 选稿:实习生 王丽琳

  80后婚·检系列报道将关注的目光聚焦于“操碎了心”的父母不断干预小夫妻婚后生活的方方面面,导致子女原本和谐的婚姻生活充满了种种苦恼或火药味。然而,当80后青年们大声呼喊希望父母放手,让他们过自己的生活之时,一些父母却无奈地表示,自己劳碌命的心态背后是对“长不大的孩子”深深的忧虑。

  今天,就让我们把目光转向父母口中这些“长不大的孩子”身上———一部分80后小夫妻一旦在平常不过的生活琐事上产生矛盾,常常因一时的任性与冲动,选择结束自己短暂的婚姻,令人唏嘘不已。本文今天要介绍的是一对结婚不过半年,刚刚喜得千金的小夫妻却因为意见不同而在律师事务所中签字,宣告彼此夫妻关系画上休止符。

  临盆前夫妻为住哪家医院大闹一场

  对面坐着相识2年、结婚不过6个月的丈夫,身后是陪伴自己而来的父母,顾月(文中人物全系化名)看了看桌上的离婚协议书,叹了口气,拿起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一个月前,顾月第一次在母亲的陪同下踏进律师事务所的大门,坚决要与“不关心、不体谅”自己的丈夫张海离婚,多次谈判后,双方最终“和平分手”,一纸协议背后,是两个年轻人如释重负的叹息,两个家庭战争的结束,还有一个刚出世不久的孩子。

  “我们是奉子成婚的。”1982年出生的顾月平静地说着,丝毫没有顾虑。不经意间,她的嘴角微微有些上扬,仿佛在自嘲这段意外开始的婚姻,“他比我小一岁,是在一次朋友的生日聚会上认识的,我觉得他比同龄人成熟,思想独到,我们相谈甚欢,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恋爱一年之后,顾月意外怀孕了,这让两个年轻人措手不及。顾月回忆道,“本来我和张海商量之后想把孩子打掉,但他一个不小心竟然让他妈妈知道了我怀孕的事,这样一来,双方家庭统统都反对我打掉孩子。我母亲天天逼着我,坚决要我们结婚,我想想他也是个好男人,就嫁了。”

  今年初,顾月披上嫁衣,和张海在一众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喜结连理。婚后,为了让孕妇得到最好的照料,公婆和小两口住在一起。

  今年4月,顾月的产期将近,她开始为住进哪家医院生产而头疼,咨询了身边的同事朋友之后,顾月决定多花点钱买个放心,去上海一家知名的妇产科医院待产。因为床位紧张,顾月还托了朋友帮忙。谁知,这一决定却被张海推翻了,“他说生孩子又不是什么大事,随便找家甲级医院就行了,干吗要多花冤枉钱?我们为此大吵了一架,惊动了两家的父母。”

  时过境迁,提起这件事顾月仍然耿耿于怀,“怀胎十月的辛苦他怎么一点都不能体谅?赚钱是很辛苦,但是多花点钱住进更好的医院也是为了母子平安,我有什么错?”

  为了住院的事,夫妻俩争执了数次,最后张海拗不过顾月,同意了她的选择。

  生产后夫妻为请哪类月嫂分道扬镳

  4月中旬,顾月顺利产下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婴,然而,孩子出生的喜悦还没能持续多久,夫妻之间又为聘请月嫂的事情闹起矛盾。

  “我住院的两周聘请了一个崇明阿姨照顾我,她很有经验,服务很好,但是工资要比一般的阿姨高。出院之后要坐月子,我就想继续用这个阿姨,反正也熟悉了,交流起来更方便。”顾月缓缓说道,正是为了是否要续聘这个阿姨,她和张海开始了又一场“战争”。“他说我骄纵,坐月子找个阿姨还专门要挑贵的,他让我随便找个开价适中的阿姨,不要给家里增加负担。还不断地说,有了孩子之后,开销更大,要我自觉一点。”

  张海的又一次反对,让顾月非常恼火,“他就知道省钱省钱,怎么不想想我的需要?我也不是没算过经济账,但是这笔开销不能省。”僵持、冷战,顾月和张海为了这件事彻底闹翻,两家父母怎么劝也没用。

  “最后他让我自己选,要么和他父母一起住,请个一般的阿姨,要么我回娘家住,自己负担崇明阿姨的费用。”张海的“最后通牒”让顾月压抑了数月的怒火总爆发,几次争吵后她决定离婚,“这样不懂得体贴我、关心我的丈夫要他干吗,离婚算了,孩子我自己带。”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热议“这个婚究竟结还是不不结”

  网友SkypeMe:我觉得这个求助的毛脚女婿应该坚持跟女友结婚,否则更要被丈母娘骂“没腔调”了。而且,他应该从现在开始先做好老婆的思想工作,再共同给这个“结棍”的丈母娘洗脑,10万块借条的事情已经很过分了,装修还要指手画脚,如果我是那个毛脚,我就偏要结婚,天天跟她斗智斗勇。

  热议“这个家舅舅来还是不来”

  读者应女士:你们说的“凤凰男”我有体会的。我女婿就是山东农村的,是我女儿的师兄,读书倒是真的很强,但家里太穷了。当时,我跟我老公为了女儿千挑万选找了这个男朋友的事气得一个星期都没睡好,还怂恿我女儿的好朋友劝他们分手。当时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他赤膊睡觉,觉得太不文明了,但他说在他们家乡都是这样的。现在我外孙都快1岁了,时间长了也渐渐发觉我女婿的好处:忠厚、踏实,对我女儿好。至于这个舅舅来还是不来,我看李先生还是把上海的习惯跟舅舅坦白说清楚,取得他理解。

  读者吴小姐:我理解李先生的老婆家里为什么要提出让舅舅住宾馆。关键是看那个连续剧“新结婚时代”看怕了,觉得外地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都会不识相地赖在自己家里不肯走,一开始不做好规矩以后就变成习惯了。其实情况也未必都这样,亲戚来家里住两天也无可厚非,小夫妻内部还是要以和谐沟通为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