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新民关注>>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如何让老人产生幸福感? 上海一老年护理医院的探索

2009年8月25日 13:18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姜燕 选稿:陈誓骠

  见到这些老人的时候,他们脸上带着安详的笑容,完全没有上年纪的人常见的呆滞和忧郁。去的那天正好下雨,老人们在没有丝毫异味的病房里,三三两两地聊着天。看见医院的副院长,亲热地唤一声她的名字,走上来拉着她的手,笑眯眯地和她说话。这是上海东海老年护理医院的真实场景。

  他们是幸福的。让老人的晚年由衷地感到幸福,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上海已步入老年社会,每5人中就有一个是老年人,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成了全社会必须面对的问题,如何完善老年护理更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今年,上海市政协委员黄鸣在今年的上海市政协会议上提出《加强上海市老年护理工作的若干意见》议案,呼吁加强上海市老年护理工作。

  心里感受到温暖

  因为下雨,94岁的吴梅兰就没有出病房的门,等着医生上门来给她做治疗。

  “护士长早上说了,让我今天在这里等,医生会过来。”老人口齿虽然不清,但声音十分响亮。

  吴梅兰当了一辈子的护士,终身未嫁,老了也住在护士学校里。直到半年前,才被送到这家护理医院。刚来的时候,老人整天坐在床上,目光呆滞,不肯洗头洗澡,一副绝望的样子。“很明显,老人有种强烈的失落感,似乎被送到这里就是被亲人和朋友抛弃了。”老人所在的15病区的护士长说。

  半年过去,吴梅兰的精神状态完全变了,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把护士长当成了最亲的人。“每天从窗口看到你来了,心里就很踏实。”吴梅兰坐在床上,朝床边的护士长伸出手去,护士长抢先一步,用双手把老人的手握在手里。

  2人1间的病房里,护工丁阿姨正在喂另一个老人吃东西,碗里是用粉碎机粉碎成的绿豆糊。老人患脑梗,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丁阿姨耐心地把一勺勺半流质食物地送到老人嘴中,不时用纸巾擦掉从她嘴角溢出的汁液。

  吴梅兰说,这里的医生护士无论见到哪个老人,都是一口一个“阿公”、“阿婆”,叫得可亲了。还经常来病房里坐坐,跟她们聊聊天,没有一点医生的架子,让人感觉很温暖。

  情感上得到尊重

  67岁的任必勇挑了间单人病房,他喜欢安静,不想被人打扰。空间不大的病房里,摆放着饮水机等必须的生活设施,墙上贴着一张字条“小心摔跤”。

  2005年,他检查出患有扩张性心脏病,医生告诉他还能活1-3年。不想打扰别人,也不想给家人添麻烦的他,自己找到了这家护理医院,断断续续住了快3年。现在,每天学习打太极,身体和精神都不错。

  任必勇对医院的感受很细致,和其他病人不太一样。

  “每天,医生来查房时,一声‘阿公’叫得亲切自不必说。关键是,他能记住病患的每一个病理细节。记住一个人的病,不算本事,但我了解过,这么多病人的情况他都能记住,不容易。说明这些医生真是用心在做事。”

  还有一件事,令任必勇赞叹不已。他的病每隔一段时间要更换药品,他是个凡事都想弄得清清楚楚的人,尤其是对待自己的身体。“我找到护士工作站,让护士长把前后的药单开给我。护士长说‘现在我忙,下班后肯定给你’。”果然,到了下班时间,护士长非常守信地拿着他的药单来了。

  “别的医院,护士长可能做不到如此细致,而能把对病人的一句承诺放在心上,也让我感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尊重。”任必勇感动地说。

  恢复信心和机能

  朱国祥是这家老年护理院中为数不多的“年轻”患者。1960年出生的他进医院时,因为患了中风,他连话也不会说,路也不会走,正值壮年的男子,令人惋惜。而那天中午在1病区的病房里看到他时,他正笑眯眯地扶着床边上的扶手,慢慢地走路。见到走进门的副院长,他立刻张开嘴,含含糊糊地叫着她的名字:“卢萍,你好。”

  “今天他都不要护工帮忙打饭,坚持自己去打呢。”旁边的病人迫不及待地向院长称赞他今天的“壮举”。

  朱国祥住院的这段日子,过得不容易,医生和护士也不容易。每天早上,医生查房时,对他有个特殊要求,就是要努力喊出每一个护士的名字,叫错了,再叫一次,护士们还一个字一个字地帮他纠正。腿脚不能走路了,护士们坚持让他进康复治疗中心进行系统的治疗,矫正走路姿式,并且给他提出要求,能坐着绝不躺下,能走路绝不坐着。

  身体的机能,就这样一天一天被唤醒;对生活的信心,也这样一点一点被重建。

  不仅对朱国祥是如此,对很多老年人同样如此。随着年龄的增长,病痛的增加,生活自理能力逐渐下降,生活品质随之降低,对自我存在的价值也渐渐失去认知。因此,鼓励和培养这些人的生活自理能力,重新唤醒他们对自身价值的肯定,再次燃起生命的希望之光,对提高老人晚年生活质量有着重要意义。

  给每个人生命的尊严

  10病区,是整个护理医院中倍受瞩目的病区。

  这里的老人进院时大都带有褥疮。84岁的冯秀英送进来的时候,身上40余处褥疮,医生一个个拉开来看,有的都烂到了骨头里,筋膜都发黑了。检查的时候,儿子眼泪哗哗地流,又是心疼,又是无望;病区的一个老人,身上长了褥疮,送进来后把褥疮治好,病人家属无以为报,悄悄塞给护士长500元,用这种最朴素而直接的方式表达感谢,护士长没有收,把这500元钱给病人买了饭票。

  朱霄汉老人送进医院的时候,身体烫伤面积达到17%,属于深2度烫伤,又有糖尿病,伤口不容易愈合。护士朱晔第一次给他换药时,差一点要吐出来。朱晔强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用整整两个小时给他换好了药。然后,衣服1天换3次,随时注意老人的大小便。让老人始终穿着干爽的衣服,身体上觉得舒适,消除掉身上的异味和痛苦,才能使他们重新感到活着的尊严,这对于病痛交加的老年人来说,是心理上的一剂良药。

  为此,10病区被评为上海市三八红旗集体,其中的成员包括这个病区的护工。

  老年护理上的探索

  中国在老年护理的制度和方法上与西方国家存在较大差距。护理医院的护士人手不足,护工工作能力有限,即使培训上岗,也只能从事替老人喂饭、洗澡、翻身、倒尿盆之类简单的体力工作,大量工作依然要由护士完成。

  日本早在30年前就进入了老龄社会,对老年护理有着纯熟的操作方法和制度。日本老年护理的目标,就是提高老人的生活质量。老人重精神生活时,它是生命的质量;老人患慢性病或较轻的疾病时,它是生活的质量。但尽管生活质量因性别和年龄而有差异,但基本要点是老人的幸福感。

  上海市东海老年护理医院在老年护理方法上做出的尝试和经验,不少值得推广和借鉴。在上海市有关政府部门的关心下,它已成为一所服务全市老人的医疗保险定点医院。它更是一所“平民化”的老年护理医院,设有一个“经济病区”,减免每个月300元的伙食费,但服务质量丝毫无异于其他病区,目的是让更多的老人都能安享幸福的晚年。

  相关链接

  日本老年护理的特色

  日本老年护理按老年人所处的场所不同分为临床护理和社区护理。社区护理又包括福利院护理、家庭访问护理、老年人保健和咨询服务。

  临床护理的内容包括疾病护理、心理护理、日常生活护理、健康教育、营养指导等。值得一提的是对老年病人的评估非常全面,一般采用问卷调查或评定量表,如日常生活自理度、卧床不起程度判断标准、痴呆老人智能评价等。护士根据老人住院过程中情况的变化随时修改护理计划。护士有很多时间与老人交流,了解他们的需求,并进行健康教育,使老人在住院期间不仅能得到良好的治疗和护理,同时能获得许多关于老年人的健康知识。

  ■福利院护理主要内容是日常生活护理、心理护理和身体机能康复。在老人院这个大家庭中由于能得到良好的照顾并能减少孤独寂寞,所以许多老人不愿回家。

  ■家庭访问护理家庭访问护理就是由访问护理中心派遣护士到老人家庭进行护理,主要职责是护理指导、症状的控制、日常生活的援助、患者家属的精神护理。目前,家庭访问护理已成为日本的一项社会制度。

  ■老年人保健、咨询服务各地均建有老年人综合咨询中心,24小时提供咨询服务。

  ■长期卧床老人的护理在护理操作过程中注意方法和用力适度;房屋的结构设计十分合理,方便老人生活和行动;另外,重视老人的忧郁状态,防止“闷坐症候群”产生。因为忧郁、闷坐,老人的活动范围会逐渐缩小,生活意念下降,卧床时间逐渐增多,久而久之将导致卧床不起。因此,老人的忧郁状态需时刻关注,千方百计保持老人在社会、家庭中的作用。在功能锻炼上,主张有身体障碍老人尽早进行康复运动,同时激发老人肢体的残存功能。

  ■痴呆老人的护理护理过程中主要注意:尊重老人的人格、隐私,接纳痴呆老人的怪异言行;提高老人自我管理能力,做好回归社会前的生活能力训练,如脑血管意外性痴呆老人的记忆训练;心理护理,在智能方面,日本目前最流行的方法是回忆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