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新民关注>>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在5万㎡人潮中"游泳" 体验轨交人民广场区站长一日

2009年9月10日 13:29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郭剑烽 选稿:王丽琳

  身着显眼的粉红色制服衬衫,右手对讲机,左手手机,轨交人民广场区域站长马珏每个工作日就是这样在申城人流最汹涌的地铁站方圆5万平方米内来回“游泳”。昨天,记者跟随她在站内“游”了一天,还碰巧遭遇2号线故障,亲眼目睹了指挥疏散人群的全过程,感觉像打仗一样紧张。

  早高峰前检查员工精神状态

  地铁人民广场站是申城客流量最大的轨交站,每周一到四的人流量达25万人次,最多时甚至达到过70万人次。其中1、2、8号线之间换乘的就有至少4万人次。因此,说马珏每天的工作是在人潮中游泳一点也不为过。马珏的规定工作时间是每周一到周五的7时30分到16时,但实际上她每天7时就会准时出现在车站监控中心内,而下午也要忙到五六点钟才回家。

  7时30分,记者跟随马珏准时从监控中心出发,开始一天的工作。“早高峰时段1、8号线转2号线的最多,晚高峰则相反,2号线换乘1、8号线的最多。”马珏边走边向记者介绍人民广场站的情况,连每个路段的长度都烂熟于胸。一路过去,女性特有的细心尽显———

  一段楼梯扶手处的玻璃碎了,她仔细检查红色封锁带是否完好。

  岗亭旁有丢弃的纸屑,她顺手拣起扔进垃圾箱。遇到每个下属,她都主动问询。“我们服务员的发型、着装,甚至是站立和走路的姿势都是有要求的,更高一点的要求是微笑服务。”一位年轻的女服务员显得无精打采,经询问原来是没来得及吃早饭,马珏立即让她出去买,并找人替换她原来的岗位。

  指路,是马珏一路上做得最多的。她还时常主动问要去哪儿的。“乘客待在原地不动,就会阻碍别人前进,所以我们会主动指路,尽快让他们找到正确方向,流动起来。”一旦发现某个站台的人流量大了,马珏就会联系服务员广播,提醒乘客往其他站台等候地铁。

  早高峰时突遇2号线停运

  为什么有了对讲机,还一定要手里拿着手机,记者心里的这个疑问在突如其来的故障发生后有了答案。

  8时27分,对讲机中传来讯息:2号线张江站用以折返的道岔坏了,往淞虹路方向的地铁在10分钟后即将晚点。马珏的脸色立即凝重起来,她通过对讲机呼叫:所有值班人员上岗,设备管理员到位,先封掉一个进入2号线候车站台的向下自动扶梯。效果立杆见影。进入站台的人流量马上慢了下来,自动扶梯前排起了长队。马珏又呼叫服务员分头到每个自动扶梯和楼梯旁到位维持秩序。

  此时正值早高峰末期,进站的人越来越多。马珏一面在各个扶梯间奔走。对讲机、手机此起彼伏地响起,汇报各楼梯口、站台情况如何,以及2号线故障维修情况。8时45分,传来马珏最不想听到的消息:2号线停运了!

  人潮仍在不断涌入,一名站台服务员向马珏打来紧急电话:“吓死人了,这里站台全满了,再这样下去要出事情啦!”马珏果断下达命令:1、2、8号线全部截流,所有自动扶梯全部只能上不能下,打开各道门让乘客出站,并停止出售2号线车票。8时52分,马珏指挥1、2、8号线服务员,分别发出广播告知乘客:2号线发生故障,请改乘地面公交。

  1、2号线换乘区域内广播响起,但马珏的对讲机就此无用,因为一遍又一遍的广播喇叭盖过了对讲机中传来的人声。记者与马珏来到换乘8号线的大三角区域内,竟没有听到广播。不明情况的乘客仍在向楼梯口拥挤。马珏一路狂奔,一面仍通过手机联系设备管理员,解决广播故障。8时57分,广播终于响起。

  人群渐渐集中到服务中心,许多人不知道如何转乘地面交通,滞留在大厅内。马珏指挥服务员广播前往各个轨交站方向的地面交通讯息。许多上班族开始抱怨,并要求发放可用作单位请假凭证的“致歉信”。虽然服务员一再强调网上可以拉到轨交延误的证明,但许多乘客仍不满意。9时04分,马珏收到好消息:2号线恢复运营了!

  早高峰后后背心湿漉漉的

  重新开放楼梯和自动扶梯,恢复2号线售票,关上各道门锁,发出广播。短短四五分钟,一切恢复正常。9时一刻,人流好像一下子少了。马珏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她告诉记者,当天上岗的值班站长全是新手,原来的一批老人马正在参加准军事化训练了,所以她刚才比平常都要担心,一颗心简直吊到了嗓子眼。马珏马不停蹄,到各个岗位和车控室,与服务人员交流刚才故障期间的处理感受。

  第一次当班的值班站长小罗深有感触的说:“人太多了,从来没看到过。”他还建议,他发现头尾两个扶梯处人流相对少些,当时可以广播一下建议乘客向两头走。马珏对广播设备的问题提出了批评:“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可以疏忽的,每天早晚高峰前都要查一下是不是有声音。”

  “你刚才跑得真猛啊!”记者这时才发现,马珏的后背心湿漉漉的。要知道,马珏今年已48岁,可先前的奔跑速度丝毫不输年轻姑娘。地铁站站长这活,真是体力、脑力缺一不可啊。

  所幸的是,之后没有再发生任何小事故。一天下来,马珏只回监控中心喝过两次水,上过两次厕所。“我们都会尽量少喝水,你也看到,万一碰上故障怎么可能去上厕所,吃饭也是轮流吃的。”

  晚上8时许,当记者致电马珏核对有关信息时,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轻轻的有点虚弱:“白天太累了。没事,我早点休息,明天又要5点多起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