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新民关注>>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小说《长街行》引入沪语引热议

2009年3月30日 13:33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夏琦 选稿:王呈恺

  王小鹰《长街行》作品研讨会日前在上海市作家协会举行。这部作家历时5年、精心写就的60余万字小说运用了大量上海方言,引发了与会作家和评论家长达4个多小时的热烈讨论。大家对沪语入小说各抒己见。

  上海韵味新鲜感受

  《长街行》以上海盈虚街的动迁改造为线索,叙述了生长于这条街上的女人许飞红悲欢离合的一生,全景式地描绘了街上不同阶层人家的命运,艺术展现了上海近30年的巨大变化。该作品被列入中国作协首批重点创作项目,也是上海作协专业作家重点项目。由于写的是上海人的生活,小说中写到角色对话时用了不少上海方言。

  对此,赵丽宏指出,上海方言写进小说以前被认为俗气,这次王小鹰的作品是大胆艰难的冒险。《长街行》上海人读来亲切,外地人也不会误解,其中古诗的引用平添典雅之气,充满上海韵味的文字就像细针绣出的苏绣长卷,越读越有味道。王周生说,对家乡的认同感从语言开始,上海的方言很美,美的东西就有生命力。虽然在读图时代谈语言比较奢侈,但是上海话的艺术性不只在滑稽戏、沪剧里才有,王小鹰的文字同样给人新鲜的审美愉悦。

  海派文化多样表现

  沪语入小说读来很亲切,但具体如何写法?因此也有作家表示,读这部作品心情很矛盾,“到底用上海话还是普通话读?”戴英提议,叙述语言还是要用普通话,否则会和人物所用的方言造成混淆。

  虽然方言的运用令小说生动,但一些与会者认为,海派文化并不仅仅靠语言来体现。赵长天认为,地方语言被社会接受主要靠文学,表现出上海人的思维方式、做派比模仿上海腔调更加重要。如果运用上海方言只是增加了阅读障碍却没有增强表达效果,那宁可不用。还有作家表示,张爱玲的小说里也没用上海话,但是我们认为她是个上海作家。所以除了语言之外,生活场景等也是表现海派的一种方式。

  王小鹰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她写作时用上海方言是有所选择的,运用更多的是上海话中的形容词,是其他北方语言表达不出的。她还是希望读者用普通话来阅读这部作品,她本人在写作过程中也没有用一些太“方言”的上海话,为的就是让读者都能看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