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新民关注>>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0只塑料袋和1条内裤"供"出凶手
——宝山"7·14"杀人碎尸案侦破记

2011年8月24日 13:49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江跃中 曾妮 选稿:解敏

  “碎尸?好残忍啊……”今年7月15日,本报A12版刊登的一则报道《宝山发现碎尸初步判定凶杀》,引起了广大读者的关注。记者前天从宝山警方获悉,这起“7·14”杀人碎尸案已于近日告破。据警方介绍,破案的关键物证是现场留下的10只特大号装尸塑料袋,以及一堆碎尸中附带的一条红色三角内裤。

  凶手是谁?其为何要如此残忍地杀人碎尸?在案发现场,一个个问号闪现在办案民警的脑海里……

  三角内裤上是什么字

  7月14日上午8时多,有路人在宝山区长临路发现,靠近长江西路口的北侧有一只包裹严实的黑色塑料袋,打开一看,里面装满了碎肉。有人立即报警。

  法医检查后认为,袋内装的是人体组织。警方迅速对周边展开排查,在一条河道里又发现几只装有人体组织的黑色塑料袋。结果显示,死者系女性,头面部已无法辨认。碎尸中唯一附带的物品就是一条红色三角内裤。不过,这条内裤有点特殊,左侧腰部位置隐约写着3个字,每个字有拇指大小,看上去很像名字。

  由于笔墨经水洗变得模糊,笔迹专家也无法得出定论。不过,专家推测第一个字为左右结构,可能是“孙、张、程”等,第二个字太模糊无法辨认,第三个字为女字偏旁,可能是“娅、娣、婵”等。

  经过对装尸体的10只黑色塑料袋的测量,袋子规格为长1.2米、宽1米。侦查员认为,普通居民不会购买这么大的袋子。

  经过调查,警方在松江一家包装用品厂找到了同类型的黑色塑料袋。厂方称,只向上海两家大卖场供过货。而销售记录显示,这种特大号塑料垃圾袋的销路并不好,十多天内仅售出15件。继续细查这15份购物清单发现,7月13日下午2时08分,在虹口区某大型卖场,有人购买了10只黑色塑料袋,还有1瓶雷达灭虫喷雾剂和2包草纸,购买时间就在案发前一天,而且袋子数量与案发现场发现的相符。

  警方判断,购买这10只塑料垃圾袋的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经调查,这名男子叫林彬彬。2010年3月27日,他曾和名叫“孙璐娅”的女子登记入住某酒店。看到“孙璐娅”3个字,侦查员马上想起红色内裤上的模糊字迹,基本确定林彬彬就是嫌疑人。

  8月20日晚上8时40分,林彬彬刚走出家门,就被民警抓获。

  林彬彬被带到派出所后,对民警说:“你把我的两个儿子找来,我看到他们后会交代一切。我知道出不去了,儿子交到你们手里,总归不会饿着,我就放心了。”

  美满小家庭怎会解体

  “作案过程缜密,善于营造假象,转移警方视线。反侦查能力强,心理稳定,应对从容。”案件水落石出后,办案民警对林彬彬这样评价。

  林彬彬是本地人,51岁,曾学过医。孙璐娅40岁,河南人。1992年,孙璐娅来沪打工,邂逅林彬彬。1994年,他们登记结婚。1997年,孙璐娅生下大儿子,一家三口倒也幸福美满。2002年,林彬彬买断工龄,每月收入仅1000多元。经济上越来越捉襟见肘,两人感情出现裂痕。2004年,两人协议离婚,孙璐娅回到老家,儿子归林彬彬抚养。

  为何捶杀前妻并碎尸

  2006年,孙璐娅又出现在林彬彬面前。她因没有工作,在上海已无处落脚。此时的林彬彬在做保安,白天没空照看孩子,便收留了孙璐娅。2年后,孙璐娅又生下了小儿子。

  林彬彬说,小儿子出生后,前妻像是患了产后忧郁症,精神开始不正常,无故打骂家人,还拆烂了不少家具。邻居们受不了折腾,要求房东不要让他家续租房屋。短短几年里,他带着妻儿搬了8次家。其间,林彬彬曾把孙璐娅赶出家门,但看到她露宿在高架桥洞下时,又心软了。

  孙璐娅曾到医院接受治疗,当时护士特意在其内裤上写了名字,以免与其他患者搞错。半年后,孙璐娅出院,但不久旧病复发,不愿吃药,打骂起来更是变本加厉。

  7月13日,林彬彬让两个儿子外出看电影,然后关上房门,打算与前妻最后谈一次。让他恼怒的是,前妻依旧大吵大闹。失去理智的林彬彬趁她不备,用锤子猛敲其头部致其死亡,然后买来工具、袋子碎尸。

  为了躲避警方追查,林彬彬买了隐形眼镜,换掉平时佩戴的框架眼镜,通过骑自行车、乘出租车、搭黑摩的等方式辗转虹口、闸北、宝山多地,最终在长临路完成抛尸。

  林彬彬称,杀人后,他知道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被警察抓,要么跳楼自杀,连跳哪幢楼都找好了。

  他现在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读初中,成绩很好,在年级里常排前几名。小儿子活泼可爱,马上要上幼儿园了。“希望以后有人照顾他们,不要流浪。”林彬彬还请求警方对孩子进行心理辅导。(本文人物均为化名)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