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新民关注>>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记者昨走访龙江河镉污染最初发生地拉浪水电站

2012年1月31日 14:17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姜燕 选稿:王呈恺

  真的是重金属镉害死了鱼吗?专家却说,一般来说,重金属不会造成鱼类死亡;鱼儿大量死亡前一周,黑黄色水体曾大量入侵拉浪水电站库区,从那时起,渔民已发现网箱里的鱼开始死亡;在污染被发现之前,是否有沿河村民饮用过河中重度污染的水?

  昨天,记者走访此次镉污染事件最初发生的地点——河池市宜州县境内的拉浪水电站,有了意外发现。这次龙江河镉污染事件中,有不少疑点尚未得到解答。

  死掉的鱼不能吃不能卖

  拉浪水电站库区一片萧条,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几条渔船黯然停在岸边。五六个渔民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几乎已经空空如也的网箱,默默无语。岸边的坡地上,有成片成片翻松的新土,这里是他们埋葬死鱼的地方。鱼儿死后,乡里的水产部门来通知过,死掉的鱼不能吃不能卖,只能掩埋。

  拉浪渔业队队长黄朝新撑着竹篙,驾着竹排,将记者带到河中他家的养殖网箱边,箱里还漂浮着几具小鱼的尸体。他养了1万多条鱼,这次死掉7000多条,队里几户养鱼的人家,损失差不多都有这么大。

  7日突然冒出黑黄色污水

  至今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害死了他的鱼。

  1月7日清早,他一到库区,便发现水体异常,原本清澈的河水一夜之间变成了黑黄色,虽然没有异味,但浑浊异常。驾竹排到网箱,发现了一些翻起白肚的小鱼。

  当时,他并没有太在意,因为“每年元旦前后,总有一股黑黄色的水来到这里,有10年了”。不过,往年黑水来时,从未导致鱼类死亡。

  但事态不断恶化,死鱼越来越多,从每天死掉几十条,到大批死亡。1月11日,他和渔民们将此事上报龙头乡渔牧兽医站。站长韦华鹏前来拍了照片,并捞起死鱼,捕了活鱼,送到上级单位化验,据韦华鹏说,样本被送到了南宁化验。1月15日,河池市环保局来人取水化验。1月15日至18日,网箱中的鱼死亡率最高,成片成片地死去。

  黄朝新说,奇怪的是,死掉的都是些2-4两重的小鱼和鱼苗。他养的是青竹鱼,3年才能上市,死掉的鱼是从去年3月开始养的。

  镉含量最高超标准80倍

  1月15日,河池市环保局对水样做溶解氧和PH值等方面的分析化验,这是按照鱼类缺氧死亡的惯常做法,检测结果是正常的。16日,又对水样采取重金属物质检验,发现镉超标。根据昨天下午广西壮族自治区龙江河突发环境事件应急指挥部通气会上的通报,当时检测出拉浪电站坝首前200m处,镉含量超《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Ⅲ类标准约80倍。

  河池市立即组织力量监测检查,在拉浪水电站上下游布点检查,最后发现,拉浪水电站以上河水镉含量正常,下游自河池市下辖的宜州市怀远镇以下水体各项指标正常。由此确定污染水体为“拉浪水电站-怀远镇”,全长约30公里。

  目前柳州水源仍然安全

  河池市同时采取多种措施,在拉浪水电站以下设置5道防线,近日又加到7道。在昨天下午的通气会上,广西壮族自治区环境保护厅副厅长冯振年说,经过各方协同努力、日夜奋战,通过采取除镉、调水稀释等综合应对措施,龙江河镉污染高峰值已从80倍降到25倍左右,取得阶段性成效。目前柳江水源地水质仍处于达标状态。为确保供水安全,柳州市自来水厂已启动应急预案。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政府提出,要动用一切力量、一切手段、一切办法、一切措施,做到“三个确保”:确保柳州市取水口水质达标;确保柳州市不停水;确保柳州市供水达标。

  由于河池市例行检测中,龙江河水在包括重金属在内的多项指标均符合国家标准,故认定此次事件为“突发性”事件。(本报河池上午电)

  【焦点关注】

  此次镉污染事件中的四个疑问

  谁是杀死鱼儿的元凶?

  此前报道中普遍称“宜州市环保部门经过调查发现,死鱼是由于龙江河宜州拉浪段镉浓度严重超标引起”。

  昨天记者采访河池市环境保护局干部蒙士林,自事件发生以来,他一直参与河池市龙江河镉污染应急指挥中心的工作,参加过多次通气会。他说,水产方面的专家只是给出了死亡鱼类的化验检测结果是“体内镉含量超标”,但从未指出这就是其死亡原因。且专家曾经在会上指出,一般说来,重金属通常会吸附在动物体内,但不会导致其死亡,除非达到一定程度。最可能直接导致鱼类死亡的金属是铜。

  那么,到底是什么导致拉浪水电站库区里的鱼大批死亡?是否与黑黄色水体的流入有关?目前尚没有答案。

  黑黄浑浊水从何而来?

  水产养殖户黄朝新提到的“黑黄色水”,龙头乡副乡长张世勇不知道,乡渔牧兽医站站长韦华鹏不知道,河池市环保局干部蒙士林也没听说过。

  黄朝新说,从未想过发现水体异常要向上级报告,如果这次不是鱼死了,也不会报告。

  蒙士林向局里一名监测人员咨询后说,按国家要求,环保部门每月都会对地表水做例行检测,河池市环保局每个月的10日到各个监测点取水。“如果受污染水体到来时,恰巧在两次取水的中间,又没有群众举报,环保局也很难知道。”蒙士林说。

  这股神秘的“黑黄色水”到底从何而来,当中又挟裹了什么有害物质?为什么每年元旦前后才会出现?

  有人饮过高浓度镉水?

  河池市环保局在发现龙江河水镉污染超标后,通过检测确定了污染团区域,污染团上端在拉浪水电站。而污染源在何方?蒙士林说,拉浪水电站向上到河池市区所在的金城江区之间,并没有什么冶炼企业,到了金城江区附近,这种企业才多起来,目前的排查也主要集中在金城江区。

  如果污染源在金城江区,从那里到拉浪水电站有约50公里路程,也就是说镉从污染源流出后,曾经流过约50公里长的水道,那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这50公里沿岸的村民有无在这一时间段取水饮用过?而且镉污染源刚流入河中时,尚未经河水稀释,浓度更高。

  污染与溶洞排污有关?

  1月25日,有消息称,从广西河池市应急处置中心获悉,广西龙江河水质超标事件污染源已初步查明,污染源来自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是这家公司的一座渣场泄露所致。该渣场1993年建成。但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表示,稍早前确实被怀疑为镉污染事件的主要责任方,但是已找到渣场不存在渗漏的地勘资料和环评报告。河池市政府也表示,只是怀疑,并非确定金河即是污染源。

  后又有消息称,在龙江河东江河段边发现一个没有挂牌的冶炼洗矿厂,疑似新的污染源。但昨天被河池市委宣传部有关工作人员否认。

  蒙士林说,目前河池市各路检查人员分别进驻13家涉镉企业,并要求龙江河沿河、沿岸的7家企业停产整顿。昨天下午召开的应急指挥部通气会透露,已对涉嫌违法排污的金城江鸿泉立德粉材料厂等相关企业的7名相关责任人依法刑事拘留。

  但是,河池市不排除无证冶炼厂的存在。蒙士林说,以前有很多无证生产企业,经过大力整顿,已比以前少了很多。

  此外,他还提到,当地溶洞很多,有企业为了节约成本,偷偷将污水拉到溶洞排放,虽然环保部门对偷排始终采取严打措施,但仍有人铤而走险。地下溶洞连接暗河,污水由此进入地表水循环。

  【焦点链接】

  河池:“有色金属之乡”

  地处广西西北部的河池市,被誉为中国有色金属之乡。境内锡、锑、锌、铟、铅等矿产储量丰富。目前河池有规模以上采选企业41家,规模以上冶炼加工企业31家。

  有色金属为河池带来大量财富,也带来了环境问题。2006年,河池市未完成减排任务,2008年被国家“区域限批”、暂停新项目审批。2001年至今,河池已发生至少三起特大砷污染事故。其中2008年10月3日发生在河池市郊区的砷污染水源事故造成附近村民450人尿砷超标。此次镉污染事件中被初步认定为污染源企业的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曾在官方2009年涉砷企业整治行动中收到过整改通知。农工党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在2010年的广西政协会议上指出,有色金属的开采及冶炼对当地环境造成了包括土壤、水源在内不同程度的污染,亟待整治。

  近几年来,河池市在有色金属产业升级方面做出有益尝试,先后投入有色金属冶炼技术改造资金21亿元人民币。环保人士提出,这样的环保技术改造应继续推进。此外,鉴于河池市有色金属生产企业多和存在不可控排污漏洞等因素,环保部门应多设土壤、水质监测点,增加检测频率,设立举报有奖制度,确保水资源的安全。

一键转发